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

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


首页 > 宏观 > 宏观 > 正文

紫禁城里过大年

“IP王”故宫又一次狠狠地收割了流量。

fm

2019年第3期《中国经济周刊》封面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 侯隽 | 北京报道

责编:周琦

编辑:张燕

(本文刊发于《中国经济周刊》2019年第3期)

14

“IP王”故宫又一次狠狠地收割了流量。

它推出的“紫禁城里过大年”火爆了整个春节。7天时间里,在严格限流的情况下,50万游客涌向故宫,已经到了 “一票难求”的程度。

在此之前,《上新了·故宫》、《国家宝藏》第二季两档综艺节目相继热播,人们对博物馆的兴趣空前高涨。据统计,2018年故宫游览人次首次突破1700万,稳坐“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”之位,基本实现“旺季不挤、淡季不淡”。

不仅于此,600岁的故宫还进军彩妆界时尚圈,让人惊艳,故宫文创成为热潮,故宫文化也被更多年轻人“带回家”。近些年,故宫文创总能“脑洞大开”,从朝珠耳机到故宫日历,从帝王折扇到“御膳房”冰箱贴……借助网络营销,上市的新品成为“网红”几乎成为必然,以至于有粉丝调侃:“一入宫门深似海,从此钱包是路人。”

不只是故宫,全国的博物馆都在设法绽放魅力。在“博物馆里过大年”也正成为新年俗。

2019年2月10日,中国旅游研究院(文化和旅游部数据中心)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显示,春节期间全国范围内参观博物馆的游客比例达到40.5%。

2019年春节,从南方到北方,从三线城市到一线城市,从中国到外国,从线下到线上,越来越多的民众走进博物馆触摸历史、回味传统,为春节增添了浓浓的“文化味”。

2018年年初,《中国经济周刊》曾做了《国宝“活起来”,博物馆“火起来”》的封面报道,引起良好的反响。一年过去了,我们再一次采访故宫博物院、河北博物院、山西博物院、山东博物馆、广东省博物馆、四川博物院、云南省博物馆、甘肃省博物馆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博物馆等馆(院)长,论道“为一座博物馆赴一座城”。

16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(左)和工作人员在交流。(《国家宝藏》栏目组供图)

16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(左)和工作人员在交流。(《国家宝藏》栏目组供图)

专访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:2019年的故宫更好看

2019年春节故宫再一次火了!

从大年初一故宫游客同比增长42.9%开始,春节长假7天的门票在长假开始前便被预订一空。

整个春节期间,故宫“一票难求”。

据外地游客告诉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,从旅行社购买的故宫门票涨到了200元一张,现场的黄牛票更是炒到了400元一张。朋友圈频现“求购故宫门票”的信息。

商务部2月10日发布的数据显示,“紫禁城里过大年”活动,节日期间共接待游客近50万人次。

885件(套)年味文物,首次复原的“天灯”“万寿灯”,将整个故宫展区装点成文化展示的场所,“祈福迎祥、祭祖行孝、敦亲睦族、勤政亲贤、游艺行乐、欢天喜地”六大主题全面展现了中华民族历代相继的传统礼俗。“中华老字号故宫过大年展”汇聚了来自山东、北京、天津、山西等10个省(市)以及5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150家老字号,使观众体味到民间老字号与宫廷文化的悠久渊源。

从《我在故宫修文物》到《国家宝藏》《上新了·故宫》,从“故宫萌”到“故宫跑”,故宫不但是中国最火的博物馆,还是当今最大的IP王之一。

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接受《中国经济周刊》记者独家专访时表示:“为了迎接600岁的华诞,故宫会全力以赴,保持赤诚之心,2019年的故宫更好看。”

平衡观众的数量和参观的质量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故宫是世界上参观人数最多的博物馆,开放的区域也越来越大,接下来会不会有惊喜?

单霁翔:2018年12月13日我们的观众突破了1700万人次,到年底大概在1730多万人次,这个数字创了历史新高。但故宫博物院实际上不追求观众的数量,而是要平衡观众的数量和参观的质量,以及文化遗产的安全。

以前我们365天不闭馆,2018年我们大约限流了76天,这是因为观众多了,文物、设施、环境都在超量工作,所以我们做了大量维修保养和提升工作。

而且,实施全网购票后,现在70%的观众是在家里预约,到故宫来就不需要再排队买票了。

我们在逐步扩大开放区域。过去故宫只开放30%,2014年是个重要的转折,我们开放了52%,超过了一半。2015年开放了65%,2017年开放了76%。随着我们的开放区域不断扩大,观众人数的压力在减小。经过前后7年的努力,2018年已经基本没有观众发生踩踏隐患的危险了。

故宫很多此前没有开放的区域得到了开放。比如,隆宗门的打开就是一个很大的开放举措。过去隆宗门本身是一个观众的餐厅,外侧是西部区域,也就是寿康宫、慈宁宫这一片区域,从来没有开放过。现在,有1/3的观众分流到了西部区域。2016年,我们打开了太和殿东西两侧的右翼门和左翼门。过去,观众都是一直往前走,这两个门打开以后,观众能够看到西面的18棵300年树龄的大槐树,我们叫十八槐,南侧是故宫最古老的建筑物断虹桥。东边的箭亭广场也是生态景观,能看到过去骑马射箭的场景。

这些开放为观众提供了更大的游览区域。特别是第二次、第三次来的观众,不一定再走中间,他们会去西面看景区,东面看展馆。这样一来,改变了人们参观故宫的感受,夯实了故宫的参观环境,人流的压力也得到了缓解。

最可喜的是年轻观众数量增多了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故宫现在几乎成了年轻人的“打卡圣地”,观众的年龄构成中,80后、90后成为主力军。现在故宫的粉丝数量之多在全国独一无二,您对这样的变化,有什么样的感受?

单霁翔:现在是实名制,每天进多少观众,观众来自什么地区、什么年龄结构、一年进了多少次故宫,每天都可以轻松地进行统计。

我们发现,第一个变化是观众参观展览的多了。过去人们进了故宫,走一趟一个多小时就出去了,看景观、看原状宫殿的比较多,现在很多人进入展厅、展馆参观。

第二个变化就是重复来故宫的观众多了,一旦有好的展览他们就会来。在限流的情况下,观众还在持续增长,就是因为反复来的观众数量大大增加了。

第三个变化最可喜,就是年轻观众数量增多了。

过去故宫给人们的印象是比较沉稳的,距离现实生活比较远。故宫博物院通过对历史资源的挖掘,和现在人民社会生活中的文化需求相联系,不断推出人们喜欢的一些主题和系列展览,用一些讲故事的方式,使人们感到这些展览跟他的现实生活是合拍的,是有所借鉴的。

同时,我们也在举办各种活动,发挥故宫教育场所的功能。故宫是全世界博物馆举办面对学校的教育活动最多的博物馆,绝对没有第二个。这些教育活动,使很多年轻人感受到了故宫的活力、故宫产生的传统文化对精神生活的滋养。年轻人越来越喜欢,效果越来越突出,我们的干劲也越来越足,每年做的就更多。

“游故宫走城墙吃故宫烤鸭”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故宫在2020年将迎来600岁华诞,2019年必然是一个冲刺之年,您能透露一下2019年对故宫来说有什么“小目标”吗?

单霁翔:首先,我们的为时18年的古建筑修缮保护工程,将于2020年6月份基本收尾,一些重要的工作都要在2019年基本竣工,像大家比较注重的养心殿、大高玄殿、乾隆花园等。还有,故宫冰窖也不再是库房,而是作为餐厅对观众开放。原来到北京旅游有句顺口溜,“游故宫爬长城吃烤鸭”,今后到故宫就可以把这3件事儿一起办了,观众可以“游故宫走城墙吃故宫烤鸭”。

第二个就是平安故宫工程。我们安防系统的建设2019年要竣工,防震系统也在完善。观众们可能不知道,我们是一边开放一边施工,每天晚上都在加班加点运原料,往外面运土。这些工程是故宫长治久安发展的重大的工程。

还有就是文物的展出会更多。我们现在展出的文物约占馆藏文物的3%左右,2019年希望能达到8%。虽然这样的力度会使我们要承担一些压力,但可以让观众看到更多的文化遗产和资源。

要以开放的态度对待文化遗产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故宫现在是当之无愧的IP王,不断令人惊喜,就像一个宝藏一样。故宫文创总能“脑洞大开”,从朝珠耳机到故宫日历,从帝王折扇到“御膳房”冰箱贴。网友们在讨论什么才是故宫的镇馆之宝,很多人也在从事这方面的开发。故宫在IP开发方面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呢?

单霁翔:我们是世界上唯一的千万级观众的博物馆。2018年,故宫网站访问量是8.9亿人次。我们通过互联网技术、数字技术、数字产品,比如VR、虚拟现实作品等,对更多的观众开放。这种潜力是无穷的。

故宫博物院跟其他博物馆不一样。其他博物馆珍贵文物可能只占10%、20%,故宫博物院的展品数量多达186万件,93.2%都是珍贵文物,是国家顶级的。所以,我们不能定位我们哪几件是镇馆之宝,因为太多了。我们会源源不断地进行创造开发,要永远保持一颗年轻的赤诚之心,才能把这个工作不断做好。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故宫下雪的照片,不到一个小时就可以突破10万点击量。2017年北京没有下雪,但是一张故宫红月亮又创下传播纪录。这背后有什么秘密?

单霁翔:这不是秘密,是人所共知的,关键是要创新。故宫的网站每天都在更新,人们当然会不断看、不断点击,这是我们的一个公开的秘密,就是要不断把最新的消息传到人们的信息化生活中。

我们的一个核心理念是,文化遗产保护、博物馆不是我们的专利,不是我们死看硬守的东西,它是全民共同的财富。对于文化遗产保护、博物馆,公众都有知情权、参与权、监督权和受益权。

在资源背后讲故事,光把资源放上去不行,还得叫人们了解这件东西,人们才会对它感兴趣,才会通过自己的研究丰富它的内容,然后反馈到博物馆,这些藏品、古建筑背后的故事就会越来越丰富。

要以开放的态度对待文化遗产,这样文化遗产资源才能不断得到解读,不断地回到人们的生活中。这样的网站才是一个人们喜欢的网站。

“有竞争才有好文创”

《中国经济周刊》:前一段两个团队的故宫口红引发关注。故宫文创成为“带货王”,创造了巨大的经济效益,您对此如何看待?

单霁翔:你觉得口红好吗?

记者:颜值特别高,我自己都在网上订了。)

单霁翔:故宫博物院有3家自己的文创开发主体,他们提供多元化的产品,属于正常竞争。为什么要有口红?故宫有中国色,红墙黄瓦蓝天,它体现了中国传统文化的色彩。我们经常给外宾讲,世界应该是绚丽多彩的,我们的口红具有中国的色彩。

目前故宫文创产品数量有1万多种,我们3个团队都在做文创的东西,没有竞争是不行的,不能把持资源,必须得有团队竞争才能不断赶超,把品质做好才是硬道理。

时代在进步,博物馆的文化创意也有了更多“创意”形式,和人们的生活走得越来越近。2017年年底,我们在故宫神武门外,挨着紫禁城的城墙根下开了一间故宫角楼咖啡厅,为观众提供养心咖啡、康熙最爱巧克力、三千佳丽奶茶、佛手香茗、一骑红尘妃子笑——荔枝红茶等透着“宫”味儿的创意饮料。咖啡店所在的位置曾经是故宫的办公用房,我们要将这里改造成“文创街”,让观众无需进入故宫,也可近距离享受到故宫的文化,尤其是故宫闭馆之后,也有机会购买到故宫的文创产品等。故宫角楼咖啡厅就专门开辟了一个展区,集中展示《千里江山图》的扇子、宫藏文物为封面的笔记本、故宫日历等小件精致文创产品。

习近平总书记说过:“一个博物馆就是一所大学校,要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、管理好,同时加强研究利用,让历史说话、让文物说话。”

在国家政策和社会各界的支持下,文化创意事业迎来了大好时机和有利环境。故宫博物院的文化创意事业也在党中央、国务院、文化和旅游部的高度重视下,摸索出了一条自己独特的发展道路,不断取得喜人成绩。从“被动”走向“主动”,从“自发”走向“自觉”,从“数量增长”走向“质量提升”。2019年,故宫博物院会继续在传统文化的展示与活化方面下大力气,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可持续发展之路,把壮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给下一个600年。

上一页 1 234下一页

中国经济周刊-经济网版权作品,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,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。

(网络编辑:刘冰倩)
作者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网站地图 申博手机版 老虎机游戏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申博百家乐
www.1388msc.com 申博游戏官网登入 www.8888msc.com 申博怎么充值
申博游戏下载 菲律宾太城申博 申博现金网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
盛618登入 申博真人游戏 盛618网址 申博网址
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不了 盛618官网